凡遆资讯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车影行踪 INTRODUCE

央行调控倚重价格型工具 货币调控有继续收紧可能

2017-2-9 10:04:40 作者:管理员 来源:http://fanticn.com 浏览:0 评论:0

摘要:本报记者 任晓 实习记者 徐昭近期逆回购利率与SLF利率的上调引发市场对于中国是否进入加息周期的讨论。对此,专家认为,经济基本面和通胀走势尚不支持中国目前进入加息周期,但从央行的调控方式来看,更加注重价格型调控显示公开市场利率上升具有一定程度的意义:2017年,考虑到稳汇率、金融...

本报记者 任晓 实习记者 徐昭

近期逆回购利率与SLF利率的上调引发市场对于中国是否进入加息周期的讨论。对此,专家认为,经济基本面和通胀走势尚不支持中国目前进入加息周期,但从央行的调控方式来看,更加注重价格型调控显示公开市场利率上升具有一定程度的意义:2017年,考虑到稳汇率、金融去杠杆、控制房地产泡沫以及通胀回升的压力,货币调控有继续收紧的可能。

难言加息周期

2000年以来,国内共经历了两轮加息周期,分别是2004年-2007年及2010年-2011年。 广发证券 分析师陈杰分析指出,而这两次加息周期对应的宏观都是过热的组合——工业增加值增速往往在10%以上,而CPI往往在3%以上。反观当前,无论是经济增长水平还是通胀水平都远未及过热水平,因此很难推断接下来会进入连续加息的周期。

陈杰强调,目前的并不能等同于加息周期,而更应该和历史上的市场利率上行阶段去比较——2000年以来,一共只有两轮加息周期,但是出现了六轮利率上行周期(包括最近这一利率上行)。

央行开始进行较为频繁的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是从2012年5月开始的。 兴业银行 首席经济学家鲁指出,除本次变动外,2012年至今,7天逆回购利率出现过4次上调。细观历史,逆回购利率的上调往往与防风险、去杠杆或防泡沫等有关,且都发生在经济增长暂时无虞的时期。

鲁强调,上述每一次的防风险行动,都是在经济增长暂时无虞的情况下方才切实展开的。2012年的第一和第二次逆回购利率上调前夕,工业增加值同比相对平稳,CPI同比回落至2%左右。2013年的第三和第四次上调前夕,工业增加值同比明显改善,通胀水平虽小幅反弹至2.5%以上,但仍然温和可控。没有明显稳增长压力的,赋予了当时的货币相对宽裕的操作空间。在全部四次上调发生之后,随着其后工业增加值相对前期出现放缓,逆回购利率旋即由此前的上调转为下调。

与贷款基准利率的调整往往在短期内具有极强的刚性相比,逆回购利率直接影响银行间流动性,且方向转换更为灵活,使货币能够在稳增长与防风险之间进退自如。鲁进一步补充道。

基本面不支持大幅收紧

就经济基本面而言,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分析认为,重点城市商品房成交延续低迷,符合预期。实体经济动能运行平稳,重工业指标、春节消费数据走势稳健。通胀方面,1月PPI环比有所走低;食品涨价轻微,CPI上行压力有限。农业供给侧加剧了市场对部分 农产品 例如玉米价格的上涨预期,但粮食价格总体低迷的局面短期应当不会逆转。

2017年,虽然环比涨幅将放缓,但PPI、CPI以及加权通胀水平的同比增速将继续提升。长江养老保险首席经济学家俞平康认为,一是原材料成本价格的大幅上涨将逐步传导至CPI,体现在CPI中非食品价格的快速上升,包括油价上涨引发的交通通信、水电燃料价格上升,房价对房租的滞后影响,以及家用电器、服装等其他终端消费品价格的回升。二是财政刺激将促进欧、美、日等经济体经济增速回升,提升全球性商品价格,这将继续对PPI造成上升的压力。三是从翘尾因素看,2017年CPI年初和年中基数较高,预计1月之后呈倒V形;PPI全年基数前高后低,PPI一季度达到高点后将逐季回落。

平安证券分析师魏伟认为,2017年货币政策并不具备全面持续收紧的条件,原因在于以房地产和汽车为代表的需求端走弱,中国经济仍将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。2017年1-2月的先行及高频数据显示,制造业生产仍处于扩张区间,外贸先行指数有所改善,消费者信心指数亦有回升,宏观经济运行整体维持平稳。

虽然经济基本面还比较脆弱,但是需要注意的是,数据表明我国经济增速已经出现了企稳回升的迹象。 方正证券 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分析指出,2016年中国一至四季度P实际增速分别为6.7%、6.7%、6.7%、6.8%,呈L型走势,表明中国经济增速换挡从快速下滑期步入缓慢探底期(P增速从2007年的14.2%下滑到2015年的6.9%、2016年的6.7%,并开始逐步触底企稳)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2016年一至四季度名义P增速分别为7.15%、7.32%、7.81%、9.9%,一回升,考虑到2017年一季度PPI低基数和PMI维持在相对高位,名义P增速的回升势头仍在延续。

但是,魏伟提醒道,2016年在需求端支撑经济增长的两大动力房地产和汽车都渐显颓势:房地产销售已显著降温,房价环比有大幅下滑;汽车经销商信心指数也有所回落。两者的走弱将使得需求端依靠基建投资独木难支,经济仍然将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。这样的经济基本面并不支持货币政策进入紧缩周期。

稳健中性仍是主旋律

央行获得主动供给和调节流动性的地位后,需要在以流动性的量还是价为目标上进行选择。央行行长助理张晓慧指出,我国存款利率上限已经放开,目前仅保留存贷款基准利率,利率市场化的重点正在从放得开向形得成尤其是调得了转变。

张晓慧强调,2016年以来,人民银行进一步完善央行利率调控和传导机制,一方面继续注重稳定短期利率,持续在7天回购利率上进行操作,政策信号,探索构建利率走廊机制,发挥常备借贷便利(SLF)作为利率走廊上限的作用。另一方面也注意在一定区间内保持利率弹性,与经济运行和金融市场变化相匹配,发挥价格调节和引导作用。为增强利率传导效果,在通过中期借贷便利(MLF)常态化提供流动性的同时,注意发挥其作为中期政策利率的功能。

逆回购是传统的公开市场操作工具,MLF主要用于投放中长期资金,而SLF则主要担负构建利率走廊上限的职能,这是央行多次强调的。 国泰君安 分析师邱冠华认为,事实上,这三种货币政策工具本质功能都是向银行投放流动性(基础货币),均构成银行对央行的负债,但在具体功能上是有所分工的。与公开市场操作、MLF等略有不同的是,SLF不是单纯的流动性投放工具,它的政策重点在于对利率走廊上限的构建。换言之,它的利率也不是基准利率,基准利率由公开市场操作等其他工具来调节。

任泽平认为,伴随着中国利率市场化进程的完成,货币政策将逐步从数量型向价格型调控转型,新的货币政策框架正在形成,未来公开市场操作利率的重要性将不断提升,未来央行通过调整以逆回购、MLF、SLF利率等为代表的市场利率,以实现其货币政策目标,这种调控方式或将成为货币政策的新常态。

当前为引导信贷合理增长并降低金融杠杆,央行通过上调逆回购利率,当然是货币政策的临时边际性收紧;然而,在经济复苏基础不稳、通胀压力有限的背景下,货币政策尚不具备掉头转向的基础。鲁认为,稳健中性仍将是未来一个季度货币政策的主旋律。随着前期去杠杆、去泡沫行为的持续,泡沫的风险会逐渐下降,而稳增长的重要性则可能再度上升,由此将令未来政策重心再度发生转换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◎ 文章评论 COMMENT

友情链接

  • 全讯网体育